胡小军|博物志文旅——剑村行

发布时间:2019-03-06 | 作者:Hi博物志(微信公众号)

   三月二日,周六,雨,旧历曰,宜出行。

   去剑村是一周前就议定的,早上六点半,一行人驾车从杭州出发,直奔龙泉。

1551848477370933.jpg

    车行途中,道旁青山隐隐,云水迢迢,竟发觉斜风细雨也可以如一把温柔的刀子,将群山切成数叠,如墨,如黛,如青,如绿,只在最上面烟云簇拥中露出一个微微碧色的头来,分辨不清形状,只晓得连声说太美了、太美了。

   “江流天地外,山色有无中”,是王右丞汉江临泛时的诗句,讲的是船行水上起起伏伏观揽山川秀美的景色。此刻,忽然觉得用在这里正合适,瓯江宛若白练,屈折远去,雨打江面,兀自无言,静默地流淌,自千百年前流向亘古,流向无穷。

   “江流天地外,山色有无中”,究竟是要在江流、山色之外,才能看得见好处。

1551848539850953.jpg

    妮侠说,这是一次春游。而于我看来,“游”不必在春,心有攸归,则无时不可游。远离丝竹与案牍,放下生活琐事,暂且纵身一跃入江湖。

    往剑村,与其说是一场游历,其实,更是一次返乡。



    “江山笑烟雨遥,涛浪淘尽,红尘俗世知多少。”收音机里放着经典的老歌,烟雨飘摇中车子缓缓地驶进龙泉,已颇有些远离俗世的感觉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6125348.jpg

    一直觉得《沧海一声笑》的若干版本中,唯霑叔唱得最好,破锣嗓子无需装点,一唱出来就是说不尽的沧桑慷慨,风流潇洒。有时,霑叔自己也会记不清歌词,这时他会用“啦啦啦啦啦,啦啦啦啦啦”来替代,但是大家不会笑他,因为在这种豪情万丈中我们已然看到了江湖,真正的江湖。


    这种对江湖真正深刻的理解,也反映在剑村掌门胡小军身上。与小军兄结识已是多年前了,那时候浪迹处州,从朋友那里看到剑村的剑谱。那些刀剑可真漂亮,毫光霜刃,朗月寒星,绝非那些号称大师们店里流出的大路货,后来又陆续知道了些小军兄矢志学艺,钻研剑道的事,心里便又多了几分敬重。

1551848557844326.jpg

    与小军兄的真正交往是二〇一四年的事了,那次,小军兄赠我一把茶刀,黄铜做旧的柄上刻着精美的饕餮纹,黝黑的刀体散发出雄浑厚重的古意。小军兄说,每一把真正的龙泉刀剑都是有生命,有气场的。我珍爱这柄茶刀,茶刀是小的,只作切茶之用,茶刀又是大的,气场可直承高古,散发着铁与火的气息,为书房平添几分英雄气概。

  终于到了剑村,远远地望见小军兄,英挺俊朗的身姿,像极了侠客。




    剑村,小军兄取的好名字。

    春秋时欧冶子自闽入越,就是在秦溪之麓,剑池之畔,取铁英七星寒泉,结庐铸剑。一时间名工响应,弟子云集,聚而成村,铸得名剑,龙渊泰阿,鱼肠巨阙,皆为天下至宝。

1551848569846392.jpg

  相传龙渊剑快铸成时,还差最后一道淬火的工序,欧冶子将剑刚一放进剑池湖,宝剑竟化为一条蛟龙,遁湖而去。李白《古风》诗中也有赞语:“宝剑双蛟龙,雪花照芙蓉。精光射天地,雷腾不可冲”。宝剑做到极致是否终归一日会化龙而去我不知道,但我敢说剑村的刀剑确实铸到了极致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6125907.jpg

    二楼的剑室里刀剑陈列,剑意纵横。漫步其中,不自觉地会产生许多关于剑客英雄的联想。剑村的刀剑分为几类,有为影视专门铸造的剑器,众所周知的《赤壁》《孔子》《太极》《道士下山》《绣春刀》等用的都是剑村的刀剑,在剑室东侧的墙上这些曾经风头无两的刀剑矗立着,静静地看着每一个来过的芸芸众生,或之前隔着银屏谋面过,或初次谋面。

1551848588154570.jpg

    电影里,我们看到了它们最风光的一面,流血五步,天下缟素。但来到剑村,我们看到的却是它们深刻的另一面:见自己、见天地、而后见众生。这种相见,不是威压,不是炫耀,甚至不是展现,只是一个偶然,一份恰好,对视中如与一位老友细数别后风尘,连年悲欢,那是骨子里江湖侠义的血脉连接。流年似水,沧桑如梦,也许明天再不相见,但只要相见了,就一定会如多年故旧般抱起拳来,打心眼儿里道一声“久违了”。


    剑室西侧和南侧的剑多是定制的珍品刀剑,材料工艺不一,有玄铁的,有百炼钢的,也有许多能临时叫得出名字,转身就记不起名称的,分别各自彰显着主人的志趣。其中令我记忆尤深的是一把叫做“海棠无念”的宝剑,豇豆红的剑鞘上,双层镂空的牡丹纹,嵌着老珊瑚雕成海棠样的钿片,让人觉得温暖,而转眼间剑身出鞘,寒光凛然,则折射出坚毅刚强的清守。萨松说“心有猛虎,细嗅蔷薇”,这把剑的主人想必定是位有所寄托的君子,或回忆少年时代的风流俊赏,或怀念曾经患难与共的红颜知己,或独自对话内心温文尔雅中深蕴的忠贞与阳刚,“无念”到底是因为有念,心有猛虎,细嗅蔷薇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6125920.jpg

    窗外,雨愈发大了,远处的青山,近处的湖水,笼出阵阵薄雾,似要带出料峭春寒,但剑室里,温暖朴素灯光下,与每一柄刀剑相逢,细细品读着它们的故事……也许,今晚,在这里,小军兄要多备些酒。




    小军兄的书房叫芸斋小筑,倚坡而建,背靠竹林,也用来会客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6125925.jpg

    到芸斋小筑吃茶是第二天上午,原本要去逛逛青瓷市场的行动,临时决定取消,毕竟瓷器的魅力远不如剑村的魅力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6125930.jpg

芸斋小筑布置的极雅,明窗素几,洁白的墙上挂着一幅马国庆的剑拓。桌上清供的白梅花,是为着我们来刚刚换新,尚带着几分雨露,烟润欲滴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6125938.jpg

    茶喝的是老枞,厚重的韵味恰到好处。小军兄说正在和北京院校合作复原古代铸剑的冶铁剑炉,等做好了,就能完全复原古人铸剑的全部流程和场景了。小军兄讲起来眉目间洋溢着说不出的向往,那种向往是发自肺腑的,是一个人最挚爱的事业理想即将实现时的激动与兴奋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6125942.jpg

    我们也很兴奋,也许下次再来时,我们就将看到,两千年前欧冶子前辈在剑村洪炉大冶的景观和气象。




    “少年侠气,交结五都雄。肝胆洞,毛发耸。立谈中,死生同。一诺千金重。”贺铸的《六州歌头》是大学时极喜爱的一首词,只寥寥数句,荡气回肠,写尽江湖儿女意气相投,肝胆相照的生死情义。


    芸斋小筑坐下不久,便又有几位朋友远道来访,也是同道中人。一时,相谈甚欢。席间有人提议,何不去看看冶铁铸剑!是啊,到剑村连如何铸剑都没见到岂不遗憾?

微信图片_20190306125947.jpg

于是相携来到高炉旁,见铸剑的师傅正在沉心打铁。“当当当”铁锤落在通红的铁条上火花四射,让人感到一种久违的力量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6125953.jpg

  不知是否每个中国人心中都住着一位铁匠?想当年,钟会劝嵇康出仕,嵇康便跑去大树下打铁,钟会看到后自知此人狂放豁达,鄙弃权贵,待不多时便走了。有个朋友也提出想体验下打铁,只见他左手持铁夹夹住剑条,右手一锤锤砸下,与老师傅相比明显气力不足却格外认真,我知道,在他眼中,当年嵇康锻打的不仅仅是铁条,也是一个人的铮铮铁骨,而今天,他也是!





  离开剑村时已是周日晚上五点了,天刚微微有一点儿暗,停了大半日的小雨又复又下起来。

微信图片_20190306125958.jpg

  车驶出剑村时,大家不自觉回头望了望,既是和剑村作别,也是和另一个自己作别。别了,江南初春里杏花疏雨的剑村;别了,萍水相逢却已然肝胆相照的朋友;别了,那个始终被安置在梦中江湖的自己。

  突然想起多年前,还没来到剑村时写过的一段话,“我不知道什么叫江湖,我只知道,并且一直记得,我们相遇,然后分离,直到再次走进剑村。”

微信图片_20190306130003.jpg

  此刻,很想说:“我不知道什么叫江湖,但我知道,并且一直记得,无论走多远,我始终在那里,在剑村。”


本文由微信公众号“Hi博物志”原创

微信图片_20190306154148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