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雄|青铜器造假揭秘之“增纹”

发布时间:2019-11-01 | 作者:

 正所谓相反相成,奇正相生。青铜器的真伪鉴定,是博物学的范畴,既需要我们认识真品、研究真品,也需要我们对常见的一些作伪做旧的方式方法有所了解。从反方向去认识物,有利于我们更客观全面的认识物的本质。

  从另一方面来说,通过鉴定并确定一件东西为真品,远比确定一件东西为仿品要难得多。一般而言,鉴定一件东西为伪品,只要举证一两条其为伪品的充分条件就行;而要确定一件东西为真品,则需要按文物鉴定操作规程,逐次鉴定并满足标型学、材质学、工艺学、次生变化学各分类指标的真品特征,这是我对文物鉴定报告写作的基本要求。

  “亮鉴青铜”将对青铜类文物造假手段以专题的形式进行逐一揭秘,尤其会逐步揭示一些仿品的充分条件指标特征,以便众藏友在辨伪鉴定的实践中规避一些陷阱,让鉴定程序更加科学严谨。

  本专题由于涉及许多收藏家的切身利益,为避免不必要的冲突与麻烦,未征得藏品所有人同意,笔者会坚持职业操守,保证不去举证笔者日常鉴定实践哪怕是网络上经过图片鉴定的资料,以保护送鉴人隐私。同时要感谢能主动提供资料,并允许我通过“亮鉴青铜”发布的藏品所有人的高风亮节!在这个时代,能如此深明大义,为鉴定这门学问的大众化普及做出贡献,着实值得大家的尊敬!

今天我们介绍青铜器常见的一种作伪手段:增纹增加纹饰是一种常见的造假手段,属于局部造假的序列。增纹饰的方法与增铭的方法略同,錾刻法与粘镶法为其常见技法。錾刻法我以前在公众号中介绍过,今天主要谈谈粘镶之法。所谓粘镶作伪,手指将造假的纹饰通过粘贴或者挖槽镶嵌的方法,依附于真品青铜器上,以提高原物的华美程度和艺术表现力,以便在艺术品交易行为中获取高额的利益。

我们来看下面一面镜子:



综合镜缘皮壳及背面锈蚀物的特征来看,本品可断为真品老器无疑。

疑点在于本品并没有镜钮,镜面纹饰与器身交接处均显脏乱,不清爽。且镜缘为宋金时期典型特征,与明代典型窄缘特征有出入。

QQ浏览器截图20191115214351.png

由此可判断本品纹饰应是粘镶增纹无疑。为了掩饰粘镶痕迹,特意在纹饰周围的地子上随形作土锈。这是笔者在鉴定中常见的作假方式。在经过送鉴人同意的前提下,雄子操工具将其一鸟卸下,藏友恍然大悟!竟当场将之赠送与我,作为学院教学用具。

QQ浏览器截图20191115214405.png

此种作假方式,需先期制作纹饰样,然后再行粘镶。比较复杂和原始。近年手法更有改进,如在真器上,以高分子有机材料贴塑并模印纹饰者。这种方法操作简便,在近年的造假手段中屡屡使用,往往取宋元明清时期的素面镜子为之。由于其本身主体为真品,有一定的迷惑性,藏友在不经意间常常上当受骗。

QQ浏览器截图20191115214417.png

可见辨伪鉴定需要综合全面的考察,绝不可轻易根据一点或一招鲜就下判断。器物标型学依然是真伪鉴定的基本功,很多增纹的青铜器,笔者最先看出问题的依然是纹饰与器型及时代特征的违和感。

QQ浏览器截图20191115214428.png

总之局部造假,相比较整器全伪而言,辨伪的难度增大,因为青铜器的主体部位是真品,无论工艺学指标、次生变化学指标都能符合。这里需要我们了解当前造假主要方式,有针对性地选取不同的鉴定方式。就“增纹”手法而言,尤其需要细查原始界面锈蚀皮壳层的连贯性和完整性,必要时可用相关的科学仪器作辅助鉴定。